您的位置:首页 > 国内 >

让村里的孩子活出别样人生,海归青年投身乡野,做了这么一项公益

 如果给乡村孩子一个去大城市学习交流的机会、全面感受一次城市生活,他们的人生会发生怎样改变?

 2020年,有六位来自云南山村里的孩子,在高考后分别收到了北大、人大、浙大、同济大学等知名大学录取通知书,这几个孩子不但考上了名校,而且对自己的人生目标规划非常清晰,相比很多村里的同龄人,他们的视野和理想并没有因为出身乡村而有所受限。

 在这几位孩子的成长拐点上,一个名为“城市职旅”的公益项目发挥了关键影响。

 “城市职旅”是什么?它从哪里来?又将到哪里去?我们与它的发起人汪星宇聊了聊。

 是公益也是教育,用一种新方式连接城乡

 作为“城市职旅”的发起人,28岁的汪星宇,身上的标签足够亮眼,他本科就读于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,硕士毕业于纽约大学,他曾在知识竞答节目《一站到底》世界名校争霸赛中夺冠,也曾入选福布斯中国“30岁以下精英榜”······但这些,似乎都与乡村气息不沾边。

 2017年,汪星宇回国创业,他和伙伴联合成立了一家名叫“乡村笔记”的社会企业,带团队走进湘西、江浙、闽东南、东北等地的乡村进行调研,他想用教育连接城乡,为城市孩子拓展乡村视野,为乡村孩子扩展职业可能。

 

 图|汪星宇在校园中演讲

 乡村笔记创立初期,团队打造的第一个项目叫“乡土研学”,他们会组织城市孩子去乡村做研学,因为大多数城市人看待乡村都有些“居高临下”的视角,汪星宇希望能架起一座桥梁,让外面的人可以通过学习体验的方式,用一种平等心去深入了解乡村。

 而随着实际工作展开,汪星宇发现,真正有机会改变乡村的,其实也不是依靠外面的人,而是成长在乡村的孩子们,是教育。

 乡村教育最需要什么?在湘西凉灯村的一次研学之旅中,汪星宇认识了一位同龄人王珊珊,这个乡村女孩13岁便走出山村进城打工,当地的青年人大多如此,十几岁就辍学外出打工,结婚生子后,拖家带口再去打工。

 “与当地青年的交谈中,他们会说很羡慕我们,说年轻时要多读点书就好了,现在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生活。是大家读不起书么?我发现并不是,国家对贫困地区的教育扶持力度还是挺大的,甚至会补贴大家去上学,但很多乡村孩子不知道读书有何用,所以很早放弃了学业。”汪星宇回忆道。

 为了帮乡村的孩子打开视野,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和实现路径,2017年9月底,乡村笔记正式发起了一个公益性质的项目“城市职旅”。汪星宇表示,这不是一个上来就明确了伟大情怀和愿景的项目,更多是团队在实地研学中,一边做事一边思考催生的产物。

 

 让优秀的乡村孩子,感受真实的城市

 那些能够参加“城市职旅”的孩子,不是随机挑选而来,也不是谁贫困就有优先权,遴选的标准是需要找出那些未来对城乡关系最有影响力的人,对这些被选中的孩子进行“领导力培训”,让他们成为更多村里孩子的榜样。

 “真实的城市体验一定不是那种带孩子们过来看高楼大厦,看一看迪士尼乐园,逛一逛科技馆之类的,所有孩子出来之前,我都会跟他们说这是一个教育项目,比学校的军训至少累三倍。但如果你用心体验的话,我相信收获一定要比同龄人大得多。”汪星宇说道。

 被选中的孩子本身都足够优秀,他们可以把在“城市职旅”中学到的东西,回到乡村再分享出去,影响更多的人,他们成绩优异、热爱生活、积极努力、有好奇心,思想是打开的。

 汪星宇认为,除了课本知识、读书考试,这些孩子更应该接受真实世界教育,去看见世界的多面性,增强适应能力,这才有助于他们未来做规划和选择。

 这些被选入“城市职旅”的孩子,会去城市中体验至少三部分课程:一是学习职业发展和生涯规划等系统课程;二是做企业参访,走进各行各业的名企参观交流;三是城市体验,比如在大学校园、凌晨4:00的批发市场做生意,去棚户区居住,早晚高峰出门挤地铁等,体验有高有低。

 他们可以身临其境地去感受,城市中不只有高楼大厦、灯火繁华,这里也有人情冷暖、职场压力、生活艰辛,幸福背后需要努力打拼,每个梦想的实现都必须克服重重挑战。

 

 目前,“城市职旅”已经资助过360余位乡村孩子去城市学习,未来还会有更多人加入,这些孩子就像一颗颗被激活的种子,有望让乡村变成希望的田野。

 公益和商业有机结合,乡村振兴大有可为

 做公益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项目资金从哪儿来?

 传统的公益项目很多都需要“抢”资源。比如一共就只有那么多善款,所有项目需要去争抢这个资金,往往先争抢完善款之后再去考虑做什么事情。汪星宇则认为,新型的公益事业应该有一个充满活力的模式和闭环。换句话说,发起方有能力自己造血或对自己负责。

 据了解,“城市职旅”作为乡村笔记旗下的纯公益项目,采用“贴人不贴钱”的办法运营,员工主要收入其实是靠“乡土研学”业务创造的收益支撑,而“城市职旅”公益项目本身会有三部分资金来源,例如1/3是公众募资,1/3是政府对口援建,1/3是基金会落地项目。

 这是一套能被人看得见,类似于“咨询(consulting)”的模式,乡村笔记会通过相关论坛、展会或比赛,让别人了解到“乡土研学”的实际价值和“城市职旅”的公益理念,不少学校、文旅机构会主动来寻求合作。

 “某种程度上,这项公益事业依赖于我们到底能为乡村发展做出多大贡献。城市职旅做得好,会提升大家对于乡村笔记的认知。而乡土研学做得好,可以证明我们的落地能力,会有更多资金和公益款项给到我们,让我们把城市之旅做得更好,这是一个闭环。”汪星宇解释说。

 除此之外,近年来乡村笔记还开辟了“乡间风物”项目,基于现代发达的电商物流体系,让特色农产品在城乡之间流通,打造田间地头买手店,助力老乡创收和乡村经济,这让团队的收益也蒸蒸日上。

 汪星宇期望能把乡村笔记打造成一家社会企业(social enterprise),通过一种商业模式去解决一个社会问题。

 

 图|乡村笔记获得的部分奖项

 做得好不好,交给时间来证明

 公益是一个非常低反馈的事业,效果如何反馈非常延后,有时候需要坚持3年、5年乃至10年以上,大家才能知道这项公益做得如何,这需要一份耐得住寂寞、扛得住外界质疑的坚守。

 自创业以来,汪星宇和团队经历了很多难以表述的艰辛,因为投入了确定性的时间,但成果是不确定性的,有些同事也因奔波太累而离开团队。但让汪星宇欣慰的是,自己的团队和事业正在逐渐被社会认可,也得到了多地教育部、民政部、农业部等单位的褒奖。

 一些参加过“城市职旅”的孩子在考上大学后,还表示希望作为志愿者加入到乡村笔记的公益活动中去,这让汪星宇和团队更加有信心和动力。

 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是怎样的?汪星宇表示,乡村孩子的教育之外,那里的衣食住行、生活冷暖也都是他所关心的,未来,他还计划去读一个博士学位。

 “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,做事要寻求一种意义感,我希望自己能做一点东西被人记住。将来可能会写本书,或者去完成一个相关学术研究;希望平台能够聚更多优秀的青年人,大家能一起思考、验证一个命题;也希望能带更多孩子去增长知识,所以总体比较像一个学者加老师的人生规划吧。”汪星宇最后说道。

 “已识乾坤大,犹怜草木青”是汪星宇非常喜欢的一句诗词,也正如他在践行的事情,“城市职旅”作为一项由年轻人发起的公益,正在为乡村的孩子,为乡村振兴,带去全新可能。

 中国公益万里行网,为爱发声,讲述中国公益故事。期待每一个具有爱心、关心公益的你参与。